沒有懂得作者所述說的德國民族背景
但對於小說自然陳述出理論
沒那麼的嚴肅

亨利的生命理想 只是想快樂的工作
升遷的部分就由別人去搶奪
如果失物招領處該有個人該被刪減
就犧牲我吧!

是天真的個性 還是因為富裕的環境 才可造就無所求?

布斯曼對於老父之間的互動
細心的照顧---
吃飯弄髒衣服 沒有謾罵
喝湯配的麵包, 細心的一片一片切下柔軟的部分
相依為靠的感覺
令人動容

忍不住也思考自己
有什麼東西是不可取代的?
各種孤單都可以接受
就是無法再忍受身旁的親人離去
那種親情 無可取代 
失去後也無法找回

Cindycor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