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鍾文音, 所以我閱讀之。。

總能在鍾文音的字裡行間更看清自己更面對自己。

人慢慢長大也慢慢學會掩飾, 表象不能代表真我, 往往需要透過文字認識自己。

透過書中與母親在台北城的對話回憶, 認識了我不認識的鍾文音, 少女老樣子似乎將作者赤裸裸攤在大家面前。我想我們更交心了。

以下為書摘:

「感同身受並非了解, 只是容易動情而涕淚縱流, 黑暗中擤著涕, 真假不分。」

「物質的力量究竟給她慰藉, 還是予她虛空般的夢幻泡影?物質是拉人往下墜的力量還是往上升?」

「想念會誤事?想念不會誤事的!只有想念卻不去承擔才會誤事, 人生沒有剛好的, 人生是願意去奔赴的, 願意去為了一個目標而奔赴的。」

「跳舞我必須陌生化自己, 而寫作恰恰是我必須進入我自己, 我藉著跳舞之類的活動可以忘記自己, 但我必須藉著書才能認識自己。不寫作我會覺得自己很陌生, 不跳舞我無法遺忘自己, 我寫作在自己的城市, 我跳舞在他鄉的城市。」

「許多事情和食物都禁不起還原到最初的過程, 一如愛情, 一如腐朽, 一如我們每天身體的排泄和這座城市的排泄。」

「其實生命一直都有一種流徙感, 這流徙感並不以安居或移動來判讀, 流徙或跋涉是我這個人生命底層的晃動樣貌。」

「這也是一種保護色, 承認脆弱, 告解某種無能或是擱淺的困境, 任誰也無法對一個承認脆弱的人施壓了。」

「真不知這是對品味的堅持還是年華愈發築高的挑剔孤僻作業。」

「氣氛, 仍是母親無法接受的說詞, 在妳看來, 每一件事都應該要達到既定的目標或目的, 否則都是多此一舉。」

「愈是繁忙之都, 晃遊其中特別有一種快感, 好像別人如蟻生活, 而自己卻可偷得浮生。」

「咖啡館賣的不只是咖啡, 它賣的是城市裡的氣味。我喜歡有角落可棲的咖啡館, 在此感受既邊緣又存在之感。」

Cindycor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