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看過最棒最有感觸的遊記!

也許是我看過的書太少, 也許是我之前的體驗不夠深, 但此時此刻"呼吸。印度", 真是處處說到我的心坎裡, 旅行的意義, 旅行途中的盲點, shadow真是解了我的惑。

Shadow說: 不知道哪一天開始, 去印度這件事, 就變成我所有困乏空虛的日子裡, 唯一支撐我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困乏空虛的日子裡, 唯一支撐我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這豈不就是我選擇隻身一人在大陸工作的生活寫照?

去京都, 去埃及, 去吳哥窟, 去名古屋, 想去印度, 想去巴黎, 想去越南, 想去曼谷, 這一個又一個的國家。

Shadow說: 沒有淹沒至頂的工作壓力、複雜的人際關係、太高的自我期許、生存的狡詐法則,也沒有激進成功的社會價值觀, 甚至根本沒有人認識你。另一方面,旅行中也真實(且絕對的)面對自己的感受, 面對自己在異地裡的任何細微體會。......把自己回歸到人與人之間相處讀眼睛、讀心的原始狀態, 用自己的五感去接收這個美好世界的一切訊息。

名古屋自助回來, 我跟友人說感覺最近才是真的感到快樂, 以前的快樂都只是因為覺得該要過得快樂, 強制要求自己表現快樂。只不過, 原來, 才發現, 我掩藏的並不好, 被友人發現我的勉強。友人又問為什麼一個人從名古屋回來會感到真正快樂?我認真思索了一下, 答說:也不知道! 我想以上Shadow已經替我給了個完善的解釋。

Shadow說:並不是為了享受而出門旅行, 只是想要看看這世界, 張開自己的五感用力體驗這個世界真實的樣子。

所以一起同行旅遊的朋友們, 請不要抱持享受&當老大的心態, 有點不如意有點不順心, 這也都是體驗呀~

Shadow說:這次城堡之所以迷人, 是有"我"和這些真實生活氣息互動,在其中可以任意遊走的"我"的城堡。

美好的旅程就是要將自我完全的融入這環境、這過程。也許達到忘我才能發現一個真正的我。

Shadow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情, 前方一定有好事發生。

我想我們都需要這樣積極&正面的思考, 也許未來還是有更壞的事, 但也一定會有更好的事情發生呀。

Shadow說:死亡是這麼平凡, 平凡到令人覺得不過就是生命的一個過程, 之後塵歸塵、土歸土, 回歸自然的一部份。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吧!正視著火葬儀式的同時, 就是正視死亡本身。而這些死者的隕歿, 使得旁邊那些生者的生命顯得更為珍貴和燦爛。

想到瓦拉那西恆河的火葬, 想看不敢看, 我想我該先接受死亡的平凡, 亦或者親眼看到這一個又一個火葬儀式, 我也會開始接受&正視&平凡看待"死亡"。

Shadow說:如果可以這樣徹底的相信一件事、徹底的愛一個人、信賴一個人(神), 那樣堅定的意志能夠克服任何病痛和不適, 那樣的平和恬靜能夠撫平任何傷痛, 那樣純粹而無雜念的執著是多麼的澄澈。藏民一步一大禮拜到大昭寺的千里之行, 用一輩子走到瓦拉那西的生命之行, 從世界各地豐湧進麥家的大規模朝聖, 不需要有原因, 也不需要找到答案。想想, 比起我們這樣滿是質疑、急欲辯證真理, 未嘗不是幸福得太多?

我就是那個不解為何這些人對宗教的信仰可以如此的虔誠? 如此的義無反顧?參加過基督教受洗, 家裡傳統佛道教的拜拜, 在雲南感受到藏傳佛教活佛的加持, 從來都不曾感受過宗教的力量&感動, 這樣的徹底這樣的絕對, 我感佩!

另外, 對於在埃及&柬埔寨處處看到的聽到的"one dollar, one dollar" , 光是為了到底該不該帶糖果或鉛筆或零錢已是讓我跟好友們困擾不已, 在該給與不該給之間, 在憐惜與麻木之間, 不知該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不管是one dollar or 一盧比, 對我們而言這金額都不多, 但是那種看到觀光客就開口伸手要錢的惡習真都是要怪我們這些外來觀光客, 如果不是我們滿足(而且是大大滿足)了這樣行為的人, 此風豈會繼續不斷盛行。甚或在大陸城市, 也是花招百出, 抱著嬰兒的父或母, 蹲坐在垃圾桶旁挑揀裡面的食物;高齡的爺或奶, 照顧著殘弱的兒童;寒冷的夜晚, 抱著衣著單薄的嬰兒乞討;老人小孩都是社會中的弱勢, 最能誘發人性的憐憫心, 遭受欺騙過一次就會發現, 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設計, 設計來誘發你的錢, 於是, 我學會了也認同Shadow所說:我們救不了所有的人, 但是在我們可行的範圍之內, 也許還可以用自己的方式, 去做一點什麼事。一點也好。.....給食物, 因為我也是吃著這樣的食物, 這是沒有帶著外國光環的方式, 沒有上下位階的差異, 只是單純的分享與贈予。即使這乞討的老人或小孩只是個工具, 至少也可獲得溫飽的食物!

凡此種種, 故我強推Shadow的呼吸。印度  

創作者介紹

cindycorner

Cindycor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