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兩次, 前後約2個月的時間, 終於是看完它.

有些事情已經過去, 但還沒完全變成回憶.
還沒完全變成回憶, 你就總以為還能對它做些什麼, 還該對它做些什麼.
想到也許應該打一通電話, 發一則簡訊, 或是坐下來寫一封信.
可是再想一想, 實際上是什麼也不能做的.
該說與該做的都已經錯過了時機.
於是整件事在可以成為回憶前就只是懸著.
甚至也還不到能對人說的時候, 說出的話總是遺漏多於捕捉.

想起它的時候就只是想起, 而不會想到還得做什麼.
於是它就不再那麼懸在心口上了.
彷彿放棄的同時也被接納.
                                                   --------------時間之窯

這樣的心境, 我選擇了發則簡訊,
表達了我想表達的, 沒有的回應, 等同是放下了!
放棄了也接納了!



忽然就看穿自己了,
看穿自己是那樣虛空而軟弱的驅趕著自己去相信一種信念.
去喝一杯咖啡, 去愛一個人, 去穿某一品牌的服裝, 去聽一片CD.

深植在我內心, 認為這樣才是正常的設定, 有人讚賞我享受生活.
其實, 只是說服自己好好一人生活.
無論那是什麼, 我們始終是手無寸鐵的進入, 再遍體麟傷的出來.
只是現在不那麼怕痛了!
                                                   --------------歧路的瞬



旅行的意義就是離開, 截斷連貫的生活,
把自己從延續的時間之河裡打撈出來.

沒有旅行的短暫離開, 我在河裡越沉越深, 越沉越深, 幾乎又要湮滅.

迷惑的感覺, 只是因為你還沒看清事情的本質.
真的可以看清嗎?懵懵懂懂在自己的想像空間, 始終看不清!

你等待的事情不見得正面朝著你來,
更多時候是忽然地實現了什麼,
你發現自己忽然在一完全不同的處境裡.

因為隨心所欲的事情寥寥無幾, 等待的心也就越來越少!

說不出的道理畢竟都過去了, 也都留了下來,
因為已經過去, 因為我們已經不是當時的那個自己,
事情發生的當下, 我們與事情那麼接近, 卻也那麼無知!

一段一段的過去, 一次又一次的無知與懊悔, 真的有成長嗎?

相信自己可以不同的人, 傷得加倍重.
想像和現實互相校對,
一種關係於是逐漸地成形了,
最後得到了命名!

沒相信自己有什麼不同, 是不是也就變成了消極的生存著!

暴躁與失去的時刻, 往往也是焦慮地發現, 自己能力侷限的時刻,
發現自己沒辦法應付那麼多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

暴躁&失去的時刻, 完全拉扯著我的是非判對與應對, 是能力侷限, 也是不成熟的表現.

Cindycor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