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德里行程, 我兩就直奔心目中偉大的恆河瓦拉納西, 想當然最能表達直奔心情的工具是飛機, 經過多方比較, 價格及安全性考量, 最後選了JET AIRWAYS 9W723 DEL - VNS 10:40 - 11:50 , 70分鐘的時程, 怎知check in 後變成需在卡修拉荷轉機, 70分變4~5小時, 先說這麼大航空公司就這樣說變就變也沒一聲抱歉, 只是直接多給我們一張轉機登記證, 而更令人傷心的哪裡不好轉, 轉到我很想去的地方, 看得到碰不到, 很鬱悶勒~(也許該換個角度想, 真是貼心, 就這樣滿足我想來的慾望!!) 

而航班變更最讓我兩措手不及的就是要通知住宿的接機時間, 用了台灣手機漫遊通知飯店變更接機時間, 也不知對方有沒聽懂我的意思, 只好請機場服務人員用家鄉話再飯店溝通~ 

等著等著廣播又傳來班機delay..., 還好彌補措施有做好, 同時又通知旅客可憑登機證前往此咖啡廳更換咖啡或茶

 

終於等到你

機上午餐, 還算豐富, 光是看到三明治就已經是覺得很讚! 小瓶裝的水也很可愛!

瓦拉納西機場

一到 Alka飯店就發覺面臨恆河, 擁有很棒的視野

check in後時候已不早, 很掙扎是否要撘船遊河, 最後還是決定感受一下夕陽也好, 來到岸邊挑選船與船夫, 跟個爸爸談好價, 結果派來兩名童工, 這算助胄為虐? 英文很好, 很孝順也很有禮貌的小朋友Vicky。

看他狀似輕鬆的划著獎

自己試過才知有多吃力

看到又敬又畏的火葬場

船隻載滿火葬使用的木材

小朋友問我們要不要上去看一看?我們兩討論後決定既來之則體驗之, 親身感受一下火葬之於印度教徒的神聖。

船一靠岸就有人前來解說, 我倆望著眼前火堆裡焚燒後裸露出的一條腿骨, 及儀式中繞著火葬材堆, 燃燒的火勢不算猛烈但夾帶著濃煙&一股脂肪燃燒氣味。 於此, 我倆的手是握得越來越緊, 還記得琦略為顫抖的身體。路過一堆堆的木材, 看到一男子正在剃頭, 引介者說火葬前死者的長子須先剃髮, 又說對印度教徒而言最善終就是能夠進行火葬, 真的很窮才會水葬(不過這幾天我們倒沒在恆河上遇到人的浮屍, 有也只是動物), 順口問了火葬一個人需要多少木材&木材怎麼計費(忘光光了)。 

整個過程算是虔誠與莊重, 引介者有問必達, 可惜兩人英文有點破, 雖然也建議我們捐錢買材幫助無法買材火葬的窮人, 而我們也量力而為, 但過程並無被強迫消費或捐款的感覺, 只希望錢真的用在需要幫助的人身上。最後,  上船前看到他們將死者骨灰推灑到恆河裡, 最終讓死者靈魂脫離軀殼得到解脫。

就這樣離開了火葬場, 伴著夕陽返程, 一種說不出來的心情, 就跟夕陽一樣的暗沉

從沒想過自己可以這樣面對死亡, 連親人過世的軀體都讓我感到害怕, 現在卻這樣直接面對著陌生人, 我想宗教信仰是好的, 等待死亡的人只要能夠來到火葬場, 預期靈魂能夠得到解脫, 那最後的神情也就不會是害怕與不捨, 我該慢慢學習接受&正視&平凡看待"死亡"。

面對死亡,不管是面對家人朋友還是貓狗,不面對死亡,就沒有愛的能力。--- By 褚士瑩

不過, 夜晚在路上總可以看到抬著裹著黃布或白布幔的軀體, 圍繞著誦經聲前往火葬場, 隨然我們只是遠觀,  心理還是感到些許不安, 只能在心理默默祈禱, 願死者安息!

這一日, 需要好好沉澱!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cindycorner

Cindycor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